登陆

《权游》原作者贬特朗普挺拜登,美大选也是“权利游戏”

admin 2019-05-18 408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马丁。 图/新京报网

最近,已热播到第八季的史诗式奇幻美剧《权利的游戏》原著作者马丁揭露表明,自己支撑前美国副总统、民主党资深政治家拜登参选美国总统,等待并信任拜登能在大选中打败被他称作“暴君乔佛里”的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。

一、“他是美国国王”

马丁将特朗普比《权游》原作者贬特朗普挺拜登,美大选也是“权利游戏”作“乔佛里”可不是第一次:早在2017年,他就直接用“乔佛里”这个《冰与火之歌》里他亲手刻画的狂躁暴君来指代特朗普,称“现在乔佛里已成为美国国王了”;并以为特朗普这个“今世乔佛里”和《冰与火之歌》中年仅13岁时的乔佛里相同,具有“狂躁、不沉着”的性情。

乔佛里。 《权利的游戏》剧照

现年已70岁高龄的马丁是个性情多元化的作家——

他笔耕不辍,不太喜爱出头露面,以至于被一些评论家称作“不问世事”,并对其忽然开口议论政治和推举感到意外。

但他又热衷于编撰博客及与读者互动,虽然因为脾气偶然火爆,曾和读者发生抵触和龃龉,却被公认具有巨大且疯狂、忠诚的粉丝集体,对粉丝有着与众不同的影响力。

这也意味着,马丁称特朗普为“乔佛里”的“差评”,恐怕任何一个重视2020年美国大选的人都不敢漫不经心。

二、乔佛里和特朗普的“冰与火之歌”

马丁口中的乔佛里全名乔佛里拜拉席恩,名义上是《冰与火之歌》系列里维斯特洛大陆诸王国之一——拜拉席恩国王劳勃和王后瑟曦兰尼斯特的嫡长子,王位继承人,但他实际上是瑟曦和她的哥哥詹姆乱伦所生的私生子。

如果说,在《权利的游戏》中,乔佛里被刻画成一位狂躁但不失雄图大略的君王,那么在马丁自己笔下,他却是个从12岁进场就糟糕透顶的人物——

浮躁、心情简单失控,有剧烈的施虐倾向,对血亲毫无亲情,对王国和臣民也缺少仁慈和同情心。

因为这种风险的精神状态,他毫无必要地挑起和多个其他王朝的剧烈抵触,终究在自己的婚宴下当着群臣和宾客之做那个面喝下毒酒死去,早早完毕了狂躁的终身。

《权利的游戏》剧照

马丁的“冰火”系列和其他小说一起的特色,是架构庞大且扑朔迷离,人物性情相同杂乱多元,既没有肯定的好人,也没有《权游》原作者贬特朗普挺拜登,美大选也是“权利游戏”肯定的恶棍。

但乔佛里似乎是个破例——依照书中重要人物奥克赫特爵士的点评,“冰火”原著中的乔佛里“除了长了副好皮郛外别无他长”。

很显然,马丁用来指代特朗普的“乔佛里”,正是自己笔下这个既凶恶又废柴、心情狂躁却又只会把事搞砸的恶棍,而不是系列美剧中的“改良版乔佛里”——依照马丁的性情,他恐怕会将那“另一个乔佛里”说成“糟糕同人版别的赝品”。

已然在他心目中,特朗普是这样的一个“乔佛里”,他对后者的点评《权游》原作者贬特朗普挺拜登,美大选也是“权利游戏”就一望而知了:狂躁、不讲信誉、连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,却具有极为风险的巨大权利。

早在2016年特朗普胜选之际,马丁就曾揭露发声,称自己“从未见过有任何人比特朗普更不合适领导美国”。

三、拜登真的合适吗?

那么谁合适?马丁给出了两个规范:有才能打败特朗普;有潜力成为伟大和优异的美国总统。

他现在以为,拜登宣布了极为精彩《权游》原作者贬特朗普挺拜登,美大选也是“权利游戏”的竞选讲演,是一起契合这两个规范的抱负人选。

特朗普回应拜登参选:路途很险峻,咱们起跑线上见。 新京报“咱们视频”出品

和某些评论家“不问政治”的概述不同,马丁是个从不粉饰自己政治倾向的人。

和许多同龄人相同,他对立越南战役,并极力躲避服兵役;虽然在“冰火”系列里描绘了多场史诗般的大战,但他历来都揭露将战役视作“严酷的、绝不会给任何人带来荣耀”的行为。

他一直是民主党的支撑者,曾屡次为民主党提名人站台助选。

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,早已搬到佛罗里达州的他开始支撑民主党左翼代表人物桑德斯,桑德斯退选后转而支撑希拉里克林顿,并《权游》原作者贬特朗普挺拜登,美大选也是“权利游戏”屡次揭露打击特朗普。

很显然,此次他的发声并非一场“权利的游戏”,而是心里实在主意的披露。

问题是,他的志愿有多《权游》原作者贬特朗普挺拜登,美大选也是“权利游戏”少能成为实际?

有“冰火”读者指出,实在国际里的“权利游戏”较马丁笔下的严酷场景有过之无不及,美国也并不是“冰火”系列中的维斯特洛大陆,马丁的脑筋和笔所能发生的影响微乎其微。他能够让“冰火”里的乔佛里在春风得意之际稀里糊涂喝下一杯不可思议的毒酒,却无力亲手酿制这样一杯毒酒给他口中的“今世乔佛里”。

不仅如此,人们并不太敬服马丁的政治剖析、判断力,他看好的拜登真的能够打败特朗普吗?

作为典型的“民主共和党人”,带有中间派颜色的老派政治家,拜登如果有时机和特朗普“单挑”,或许真有胜算。

但他不温不火的竞选“扮相”,是否能打破“闹哄哄”的民主党内初选,也实在是个谜。

□陶短房(专栏作家)

修改 王言虎 校正 陆爱英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